Tuesday, July 25, 2017

手還在發抖

到了今天,我無法相信,我會因為害怕而卻步。

昨天把《海邊的曼徹斯特》拆解了一下,想到那些複雜的情緒,是用甚麼方法走到銀幕前的,便認真的去拆解。整部電影都被拆成一份一份的零件,工整的放在一張倘大的桌面上,每個部份都被標上時間,內容,人物動機,地點,對主題的影響等。曾經,有某一個時刻,感到一些樂趣和成功感。

嘗試又把自己的故事整理拆解,發現了埋藏著一些恐懼感,極大的恐懼感,手還在發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