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4, 2017

自己說

我跟自己說,夠了。不要再這樣。

但當我知道,自己其實不過是「我」,又發現所有都不夠。

或者,相遇就是為了好好告別。

透過寫作前進,甚至把回憶重塑,把裂縫修補,讓少年能夠踏上歷史的路。

每針每字,都是彌足珍貴的嗎啡,把痛持續- 壓止。

止,立刻馬上,不停的止。

寫下,去,就好。快去,快去,回頭一看,已經隱身於時間空隙中。

沒人叫你遺忘,是自己的聲音,不是「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