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7, 2017

圓環

我開著破舊的馬自達,在圓環裡一直轉。曾經有好幾次車子出了狀況,我必須從內側通道靠到外側通道,然後與正要離開圓環的車子差點發生擦撞。圓環是危險的,看似簡單,沒有稜角的圓,卻充滿了危險。老車比較耗油,每一次快沒汽油,我都要把車子靠邊,走路到五百米外的加油站,拿來一桶半滿的汽油,而車子還是留在圓環之內。車子必須留在圓環之內。不知道這個規定是誰定下的,而遵循這規定的人也沒有幾個,我是其中一個。看著其他車子一輛一輛的離開圓環,往各個出口離開,開在直直的路上,我開始懷疑我的方向盤,它到底是怎麼了,說不定方向盤因為太久沒有轉動過,所以已經鎖在某個角度,車子才可以一直維持在圓形的軌跡之上。圓環的中間,站著一個雕塑,雕塑是一隻柴犬,柴犬依舊的定眼看著我,無論任何的角度。柴犬沒在動,是雕塑在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