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1, 2017

《不知名的鳥》

那天走到海港旁,才發現好久沒有自己一個坐在這邊。看著黑色的海水,還是會恐懼,感覺整個靈魂會被黑色拉著沉下去,而坐在欄杆上的那個軀體,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我的靈魂沉下去。

把目光移回地上,看到不知名的鳥在踱步,就像人的踱步一樣,沒有方向,沒有節奏,不急也不緩,只是鳥只能踱步,不會像城裡的人一樣,坐在欄杆上嘆息。特別是秋涼的時候,坐在欄杆上嘆息的人很多。我在想,維多利亞港的海水成分,到底混合了多少嘆息,又有多少快樂。或者,到了煙火節日的時候,火藥和硫磺的味道,就會把海水的黑色和鹽份都會蓋過,更別說那些連樹葉都吹不動的嘆息,通通蓋過。


我一直等著不知名的鳥飛走,等著等著,卻迎來噴嚏。乞嚏!不知名的鳥不見了。等了那麼久,卻看不到他飛走的瞬間。然後,目光又移到海面,看到對岸的燈光倒映,才憶起關於不知名的鳥的一些想法。怎麼會有像人一樣踱步的鳥?既然像人一般的踱步,或許他不會像一般的鳥飛起來吧?他可能就是直接消失,沒有飛來也沒有飛去,只會踱步,只會消失,不會飛的鳥。不知名的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