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8, 2016

圓桌

從那天起,我便開始把桌子的圓角磨的尖銳。每天坐到桌子前,都會花上一些時間,想一想要坐在那個位置。由於是圓桌的關係,所以坐在哪邊都好像一樣,就是因為哪邊都一樣,所以才要想坐到哪邊。這是一間全白的房間,沒有邊界沒有盡頭,沒有門也沒有窗戶。光也不知到是從哪裡來的,因為到目前為止,影子從來沒有出現過。圓桌是木頭做的,桌面有細緻的木紋,也有兩三個位置有著不同大小的木眼,棕黑色的木眼與木紋融合在一起,讓這塊大木頭看起來更逼真。這是真的。聲音從一方傳來,可是沒有確實的距離感。我回了一聲,嗯。迴響的變化讓人猜不到房間的大小,感覺這個房間不斷變化。除了地面能夠確實的踏上,牆壁和天花都是未知的,搞不好這不是一個能夠稱為房間的地方,就好像房間外的世界一樣。室外。

沒有影子的感覺很不實在,有時候因為有了影子才感受到光,就算是陰天,也不可能沒有影子吧。圓桌上,甚麼到沒有,連塵埃都沒有。在圓桌的外圍,有一圈椅子,比圓桌大一點的圓圈。我輕輕的敲了一下,椅子是空心的,可是聲音聽起來,也不是甚麼廉價木板做成的。說不定椅子其實也是一塊大木頭,然後切割之後,有人再將裡面掏空。

圍著桌椅轉了一圈,大概用了三十多步,然後躺在桌面上,我儘量把身體伸延,感覺可以再加上四個我,就差不多是桌子的直徑。如果擠一點坐的話,大概可以坐上三十人。

《_ _的書》

挑一本書
從頭開始
看了三頁
噢!看過了。
把書蓋上
放回書櫃
再挑一本
忘記看過
的書
全都忘掉
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