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5, 2016

圓周率日

昨天是圓周率日,3.14.................
我說了以下的一句話三次,分別是 2009年12月,2010年4月,2012年11月。

'既然圓周率也不能說清,哪我還能抱怨些甚麼。'

然後,我查了一下更多關於圓周率的事,找到了'無理數',找到了'第一次數學危機',找到了'第三次數學危機',找到了'羅素悖論',然後找到了'理髮師悖論'。最後,我終於停在這邊。

(以下內容摘自維基百科)
「理髮師悖論」內容:

'在某個城市中有一位理髮師,他的廣告詞是這樣寫的:「本人的理髮技藝十分高超,譽滿全城。我將為本城所有不給自己刮鬍子的人刮鬍子,我也只給這些人刮鬍子。我對各位表示熱誠歡迎!」來找他刮鬍子的人絡繹不絕,自然都是那些不給自己刮鬍子的人。可是,有一天,這位理髮師從鏡子裡看見自己長了鬍子,他本能地抓起了剃刀,你們看他能不能給他自己刮鬍子呢?如果他不自己刮鬍子,他就屬於「不自己刮鬍子的人」,他就要給自己刮鬍子,而如果他給自己刮鬍子呢?他又屬於「自己刮鬍子的人」,他就不該給自己刮鬍子。於是產生矛盾。'

每一次找到比較模糊的地方,我心裡就會比較清楚。

Wednesday, March 09, 2016

<道別的味道>

那時候在十字路口,看著妳遠去的背影,我的腳步還是會不自覺的輕輕跟上。害怕妳回頭發現的同時,也害怕你沒有回頭的意思。在我眼中,只有妳的背影,時而大,時而小,全都只是背影。妳到了另外一個十字路口,終於停下。妳停,是因為紅色的行人號誌。我停,是因為妳的背影。

妳緩緩轉身,看見了我。我來不及反應,一直定眼看妳,好像想告訴妳些甚麼的樣子,可是我沒有說,妳也沒有。我知道,這是默許我可以靠近的眼神。妳沒有否認,我也沒眨眼。然後,妳摸了一下我的髮根和耳朵,解開我的項鍊,作為跟我道別的動作。可我想要記得的畫面,只是妳的皮革小方包,滑下來差點碰到地面的一瞬。

其實妳我都知道,我只是一隻柴犬的事實。我從來沒有說,可是妳都知道。

綠色號誌亮起,我停住腳步,定眼看著遠方,屏住呼吸,直到看不見妳的背影。隨之而來,卻是堤防外的海水味,還有夾著一些道別的味道。

汪!(我忘了,堤防外有海。)
汪!(我忘了,道別也有味道。)
汪!(我忘了,我只是一隻柴犬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