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6, 2015

曱甴,有時候叫蟑螂

搬到新家,放眼一看,三面牆壁,一個陽台,陽台看出去又是一堵牆。兩三天下來,我都在添置家具,買了一個二手冰箱,有時候又叫雪櫃。二手的東西沒有甚麼不好,刷了一下還是跟新的一樣,可是二手的就不是新,新的很快就變二手。有人喜歡二手,喜歡二手的家具,因為有一種老派的感覺,說好像很多故事一樣。我說,新的東西也有很多故事,那些血汗工場呀,化學廢料呀,甚麼全球一體化,都有很多故事。二手的,是比較便宜是真的,一般來說。

有人就有曱甴,有時候叫蟑螂。爬的,我不怕,飛的,就不行。他們都有翅膀,所以飛不飛不是你說了就算,是他自己選擇的。跟我不一樣,我本來就沒有翅膀,飛不起來,有四肢,卻只用兩條腿,一動兩支腿,就叫做走,不叫爬。蟑螂都會湊到垃圾桶旁邊,但這幾天都忘了買垃圾桶,所以他都不知道要到哪裡。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裡來,是飛過來的?還是爬過來的?我不可能知道,因為是飛還是爬,還是要問他自己。

新搬來的,沒有甚麼雜物,所以曱甴也沒有甚麼可以躲藏的地方,蠻大的一隻,躲起來也不容易。我是新搬來的,為甚麼有蟑螂?唉,新搬來的,因為有人離開了,才可以讓你這個新搬來的,住進這個二手的地方呀!怎麼稱呼?我沒有回答他。他是隔壁的一個中年女人,天氣熱的時候,他就會把門開一半,讓走廊的風吹到他的房間裡。有時裡面燈亮,有時我很晚回家,燈就滅了,門還開著,電視機的聲音傳到走廊。我說,走廊都沒風,悶悶的,都不知道吹了甚麼進去,你聲音就從裡面傳出來,你好樣的。我沒有說出聲,就是氣笑了一聲,只是心裡說,而且你好樣的,我的心又說成,你都得㗎啦。

看到曱甴,是深夜的事。坐在床上看書,翻頁的時候,就見到他爬過地上,速度慢慢的。我馬上把書擱在一旁,進入緊急狀態。隨手拿了一個平板電腦的袋子,想把他趕到陽台,我怕他會飛,所以也是輕輕的撥走他(飛不飛不是我輕還是大力撥的問題),這樣比較有對決的感覺,如果一下子把他壓扁,清潔也是麻煩。還是輕輕的,讓他自己走比較好。 他躲到冰箱底下,拍一下冰箱側面,他又爬出來。最後爬到床板下面隙縫,沒轍。看他剛才都沒有飛,應該還好,不會爬到床上,就小心翼翼爬上床,我是用爬的,一般來說。剛才怱忙,書蓋起來,沒有書簽,都不記得從哪裡再開始,找到一頁,以為是這裡,讀了兩頁才知道看過,翻來翻去,就這樣睡著了。

天亮。想下去買殺蟲劑,家裡有防蚊液,有廚房清潔劑,心想,都是那些化學東東,應該也管用。移開床板,看不到他,曱甴,有時候叫蟑螂,最壞的情況就是這樣,你找他,他不在,又不確定他在哪裡,又確定他在這裡,聽起來就覺得煩人,可是這一刻找不到,沒轍。補救,能做的就是這樣。把地面刷了一遍,新的一樣,可是凹的地方,還是一樣,舊的,有故事。我把垃圾袋用防止洩氣的食物夾夾起來,想不讓曱甴爬進去,新搬來的,都有很多包裝的透明塑膠袋,有時叫膠袋,有時叫塑料袋,我都用這些當垃圾袋,管他塑膠或塑料。

命運,蟑螂跟我的都一樣,都是不能掌握。

我找他,他不在;我不讓他進垃圾袋,他已經在裡面。如果垃圾袋不是透明,那我下次掉垃圾,就會把它打開,到時候他就可以飛出來,如果他想飛的話。可是,現在我不找他,他卻在,而且是隨我歡喜,甚麼時候看到他都可以。從透明的垃圾袋看著他,每隻腳都有針一樣的毛,觸鬚長長,左右左右,擺來擺去,噁心。然後,我過一陣子就去看他,然後就會心裡說,噁心。隔一陣子,想起他那些腳和觸鬚,就會心癢癢,又去看看他,心裡又叫了一聲,噁心。慢慢我都不叫其他話,就一個:噁心。害我一大早到下午都沒吃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