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4, 2015

無題

是甚麼能讓人感受?是影像?但合上眼也能感受。是聲音?塞住耳朵也能感受。是味覺?塞住鼻孔也能感受。是觸感?靜止打坐也能感受。是回憶?無意識也能感受。

走出捷運站,嘗試找目的地的方向。想把路線準備,希望能夠準確到達,不走冤枉的路,不浪費時間。我似乎需要指示,看了路牌,把所有資訊快速看一遍,沒有相關性,也就沒有怎麼看。看起來都一樣,不同的編碼,不同的字,我卻看到同一款的字型,沒有意義,只有工整。我沒有把他們都看成圖形,只是一些字,因為圖形不一定工整,但一定不是字。

陽光很猛,光暗的部分沒有很明顯,因為陽光會反射,因為光線強,反射便愈大,所以如果要得到一個反差大的效果,我們要控制好陽光。

當我一不小心,便會問自己,現在在哪兒。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是最好的辦法,對於一個長期處於游離的人,讓他知到游離的狀態,讓他閉嘴,讓他感受,讓他心裡面說話。心裡面說話的好處不多,而且那些好處對社會起不了甚麼作用,但心裡面說話,有一些先天的優勢。心裡面的話,你不會因為寫不出,讀不來,而不了了知,更不會讓你馬上翻查資料。它就是沒有邏輯的存在,然後閃過,然後消失,也沒有太多機會回憶。心想,然後抑壓,心就坦然,坦然不是因為解決,而是因為忘記,而是因為止於心,沒有行動,沒有反應,沒有然後,心想,而已。就這樣,那人就開始沉迷著這種玩意。起初,心想,並不是可以量化,因為他扮演著問題的起點與終點,在極短極短的距離(零距離)下,迅速產生又被吸收。就像看不到的流星一樣存在過,而且在我們的感知外,有人總會告訴你,他們總是不斷存在,不斷的瞬間,就像時間的最小單位一樣,不斷累積,沒完沒了。沉迷所以虛耗,沉迷然後累積,在這些概念之下,沉迷能夠容忍到哪個程度。在他完全破產之前,或在他爆破之後。

陽光使人疲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