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一個不折不扣的黑色圓球體

在那個回憶的國度,我們任意選取,卻不能創造。我們重拾的,不是溜走,就是不自覺放下。遇上不能解釋,不能看見的,不能被察覺的,我只能,不,我不能再看手錶,用秒針來說明。至少,是時針。

回不去,在尋找關聯的同時,你正在失去你擁有的關聯。
當你查找真相,以為它會一直等待你,以為發生過的再也不會改變。然而,當你看到它四四方方的正面,卻又想看到它的背面。然後,在繞過去的途中又發覺了側面,真相變得立體,也像個正方體。

你開始從那八個九十度角查證,細看之下,那些都不能稱為角,都是模糊鈍鈍的。努力的放鬆,再集中,站遠再看,又變成了圓形,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圓形。然後,它誘惑你,令你想到圓球體。你不相信,只好走近,嘗試穿過。它確實沒騙你,是圓球體,不折不扣的圓球體。只是,你在那裡面無法看得出來,不論是甚麼形狀。

然後,你想到顏色。真相的顏色。來不及想,已經注定漆黑一片。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黑色圓球體,幸運的話,就會看到星光反射,像 white stone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