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7, 2012

寫點別的,有助排泄

如果一個人在深夜時份,在街上走得不穩,這人多半是喝醉。他拖著腳步,每踏出一步,旁人也不會知道他是要向左還是向右,但他又好像有一個方向要去。他有時雙手垂下,軟弱無力,有時又會筆直的舉起,指著前方。一般來說,喝醉的人不能意會自己喝醉的事實,而且更會否認自己喝醉。在這種情況,大家都會附和醉者,好讓他能安靜下來。因為醉,並不能一世,只能維持一段短暫的時間。

我從來沒有醉過,原因並不是我能喝。剛好相反,只需一茶杯的酒,我便會倒頭大睡。認識我的朋友,都不會讓我喝多,也不會勉強我喝。因為喝酒的主要目的,就是讓大家進入一個暢所欲言的狀態,並不是讓大家好好睡一覺。“開心啊!喝一杯吧,開心喝酒對身體好,不開心時喝才會傷身的。” 這句話一般都會在高興時聽到。可是,大部分人都會在不開心的時候喝酒。

有一次,我向一個心儀的女生表白,被拒絕了。然後,我就到便利店買了兩罐啤酒。喝了半罐,抽了幾根煙,已經聽到血管脈衝的聲音,噗噗,噗噗。我走了兩步後,便開始嘔吐。被拒絕當然難受,但喝半罐啤酒便吐,這才是真正的難受。

以後,當我以茶代酒的時候,請你別介意。因為,酒是不能讓我說話的。我想說的時候,就會跟你說,我不想說的時候,我怎麼也不會說。也請你別讓我太早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