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3, 2012

合眼想到的事

最近睡覺之前,我都會幻想自己是一個快要死去的人。我想如果明天就醒不過來,我便會不斷努力回憶,回憶這廿多年的事情。那種不斷游走於不同時空的感覺很奇妙,以下嘗試把一些聯想亂寫下來。

那年童裝的紅色風衣。為了不讓家人知道新買的足球弄破,便很晚也不回家。說服媽媽買一條二百多元的NIKE運動褲。哥哥得到ADIDAS的球衣,而我只有雜牌的球衣,然後在舅母的家發脾氣,表弟向大家說出我的心聲,我比哥哥更會踢足球啊。初中全班同學把紙團擲向中史老師。向一位年紀大的老師說他,持老賣老,令他很不開心。在課堂中把BLUETAP 搓成一粒AIRWAVE的模樣,然後請坐在我後面的一位女生吃。幼稚園的沙池。在屋村的天台養了一隻雞仔,還把一個足球踢了出去,從三十多層直飛墮地。在同學家的大廈,廿多層的樓,有一位同學從一這邊的一座,跨過另一座,然後我看到對面座的一個單位,有位女士正向我們的方向看過來,還在打電話,然後我說這人在報警,我們一班人,有男有女,直奔廿幾層樓梯逃走,事後同學說真有警察來過。把校褲的大喇叭用別針扣起,成為小喇叭。小學時,沒有在家吃午飯,然後在大排檔買了那時九塊錢的碗仔翅作午餐,不知為何媽媽發現,然後痛罵一頓。小學與同學在美術室的長桌上跳來跳去。小學時,有幾天雨下得好大,然後整個天都變成昏昏黃黃的。待續.......


Saturday, June 09, 2012

我甚麼都不是

你可以吃掉我
但你吞不下我貞潔的骨頭

你可以把我化為灰燼
但你的雙手會因此變得烏黑

你可以將我蒸發
但我會在蒼天再凝聚
成為一場盛夏的雨

我甚麼都不是
而你卻躲不開

﹣﹣﹣﹣﹣﹣﹣﹣﹣﹣﹣

我恨自己




Thursday, June 07, 2012

寫點別的,有助排泄

如果一個人在深夜時份,在街上走得不穩,這人多半是喝醉。他拖著腳步,每踏出一步,旁人也不會知道他是要向左還是向右,但他又好像有一個方向要去。他有時雙手垂下,軟弱無力,有時又會筆直的舉起,指著前方。一般來說,喝醉的人不能意會自己喝醉的事實,而且更會否認自己喝醉。在這種情況,大家都會附和醉者,好讓他能安靜下來。因為醉,並不能一世,只能維持一段短暫的時間。

我從來沒有醉過,原因並不是我能喝。剛好相反,只需一茶杯的酒,我便會倒頭大睡。認識我的朋友,都不會讓我喝多,也不會勉強我喝。因為喝酒的主要目的,就是讓大家進入一個暢所欲言的狀態,並不是讓大家好好睡一覺。“開心啊!喝一杯吧,開心喝酒對身體好,不開心時喝才會傷身的。” 這句話一般都會在高興時聽到。可是,大部分人都會在不開心的時候喝酒。

有一次,我向一個心儀的女生表白,被拒絕了。然後,我就到便利店買了兩罐啤酒。喝了半罐,抽了幾根煙,已經聽到血管脈衝的聲音,噗噗,噗噗。我走了兩步後,便開始嘔吐。被拒絕當然難受,但喝半罐啤酒便吐,這才是真正的難受。

以後,當我以茶代酒的時候,請你別介意。因為,酒是不能讓我說話的。我想說的時候,就會跟你說,我不想說的時候,我怎麼也不會說。也請你別讓我太早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