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12

有時

有時,你會嗅一下自己的腳。然後,眉頭一皺,“好臭呀!”。

Tuesday, May 08, 2012

離岸


‘如果我們中間沒有隔著小島的話,又或者,我們的視力好點的話,我們就可以在日落之前,在海的兩邊看到對方。’
‘然後,妳笑著跟我說,地球是圓的,就算我們之間沒有阻隔,視力像鷹一樣好,我們也不可能看得見對方呀!’
我沉默,然後在岸邊找來了一條小船。 妳在岸邊的石排一邊,看著我忙來忙去的樣子,一邊笑著,心想著,“這個人瘋了嗎?"
我把妳的笑聲聽進心裡,轉化為一種動力。我想用最大的努力,去證明,去證明無論地球是怎麼樣,是三角形或正方形,我也可以看到妳。
我把小船推離岸,水深差不多快要到膝蓋,然後我花了一些力氣,終於爬到船上,向對岸出發。妳的笑聲慢慢褪去,被潮漲的海浪聲逐漸蓋過。到我回頭再看妳的時候,妳已經像夜空上的一顆星一樣,一樣的大,一樣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