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2, 2012

<春嬌與志明>,以下簡稱 “<春>片”。

愈來愈發覺,選擇看電影的時間和地點,是十分重要的。

我愛看電影,但我錢不多,時間卻很多,所以早場是我的首選。吃過早餐,看一場早場,是完美一天的開始。雖然早起並不能保証你可以早睡。

那天,我走到又一城AMC看<春嬌與志明>(以下簡稱“<春>片”)。AMC 的早場特色,就是觀眾大多是大學生,因為毗鄰就是母校城大。那時的我,錢沒有不多,而是根本徹底就沒有,所以連早場也不常看。不知是我從前大學生活愚昧,還是現在的大學生消費能力提高,票站外竟然又排起長龍,又或者,那是<春>片的號召力也說不定。<春>片絕對是一部最終以科幻結尾的紀錄片,<春>片的粗口對白繼續流暢,好能感受到生活的味道,而人物角色也好能容易代入。假如,你並不是第一次談戀愛,而現況又不是瘋狂盲目喪心病狂熱戀中的話,在<春>片當中,總有些情節會讓你有感。不知是否主旋律(大陸的曖昧電檢)影響,結尾的 happy ending,總是給我一種“黨”的感覺。就像告訴你,無論我怎樣錯,最終也是好的,就算明知會再錯,最終也是好的,就算我們再怎錯,也要絕對包容,維持我們的領土完整,關係和睦,總之,明天會更好。這種思想,科幻到不能科幻,完全是口號式歌頌真愛。愛,不能量化,所以難分對錯,但生活的一舉一動,其實是黑白分明的。成天研究真愛,最愛是誰,倒不如先愛自己的行為,自己的生活,對自己負責任。

認真便輸了,所以還是繼續我的橫向影話吧。坐在我左右兩邊的是兩對情侶,左邊的一對是年紀較長的,大約三十五至四十,右邊的一對,是二十出頭的。而我,是一個快將三十的老男孩,沒有左邊的成熟,也沒有右邊的激情,最重要的,是沒有人跟我一起看。左邊的,我沒有太留意,因為我們的座位是面向螢幕靠左的,所以我的頭總是傾向右方。而右邊情侶的行徑,我卻無可避免的盡入眼簾。因為他們的行徑難以組織表達,請容許我往下以點式陳述。

1.女方超過一半時間,是伏在男方大腿上看戲的。
2.男方的手一直游走女方的身上。
3.當優優初遇春嬌時,所穿的低胸裝,令全場嘩然。女方則以手擋著男方視線,說:唔准睇呀!
4.當男方看到志明不經意掏出避孕套時,竊笑了一下,而女方立即“啪”的一聲,拍打男方大腿。男方說:喂呀!呢到好多人呀。
5.女方看到某幾個情節,有感而發,問男方:你會唔會咁架?而男方則以伸出食指,貼近嘴邊,示意女方安靜,專心看電影。女方就來一個緊緊擁抱回應。

雖然這些行徑是有點難頂,但其實我是真心覺得沒有問題的。基本上你不是跟著字幕講對白,或者用手或任何物件擋著我的視線,我一般都沒有意見。因為,我認為看戲的即時反應,是進戲院看戲的一部分。而我想表達的,其實是這部畸形的愛情電影,確實是反映出很多現今的愛情狀況,而我希望旁邊的小情侶真切的知道這一點,希望他們從前不會因為看<羅密歐與茱麗葉>而殉情,今天也不會看<春>片而扭曲愛情,拋棄自我。其實電影畸形與否,也真沒有問題,如果因它“低級趣味”而罵它,好像也不合邏輯,就像邊看肉浦團,邊罵它色情一樣。但如果你偏要將肉浦團包裝成動感影院,將<春>片包裝成純愛電影,體現真愛的偉大,這樣,難免是離題的。

PS.優優的職業,上圍加衣著,甚至語言,其實一直都在香港社會上,被人扣帽子。但在<春>片中,優優的角色性格行為,確實沒有半點錯。所以,在電影學來說,這人物在宏觀的價值和微觀的行為性格中,是充滿 conflict 的,作為學習過電影的我,難免會對優優這角色較感興趣。lol...!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