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5, 2012

又來到這個狀態

我的心然後又平靜下來,慢慢撫平對岸的山脈,直至灰綠色,起伏不定的線,變成一條直線,跟水平線平衡,含糊地分隔著海和天。眼前的事物,一切都有條不紊。四周的工整,卻沒有帶給我方向,才發現那些近乎完美的直線,只是一堵又一堵的圍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