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賴死

明明說好跟陽光玩遊戲的我,此刻又賴在床上死去活來。

密集式的工作。剪不斷的片,拍不完的花花世界,看不完的東野圭吾,聽不完的星空,但我還需要寫不完的字啊!

就算我飛得再遠,也離不開這地球。說實話,劉若英和陳綺貞也是好女人,如果要跌進這樣的三角關係的話,這事會令我很懊惱。更別說周迅了。地球人真苦惱。

火燭之夜,是淡淡溫暖。
山與山之間,盡是綠如墨。
在空穴之中,交疊雙臂,緊緊抱膝。
月光在來到趾前,又後退。
剩下的phone響,借空穴傳開。
沒有來電顯示,接聽就是音樂的終點。

「您好!我係綠色和平打黎架,想做個有關能源效應方面的問卷調查...」

在我回答前,手機沒電了。能源耗盡,森林又回歸平靜。
最起碼,也讓我說一聲「喂」,好嗎?親愛的綠色的地球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