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賴死

明明說好跟陽光玩遊戲的我,此刻又賴在床上死去活來。

密集式的工作。剪不斷的片,拍不完的花花世界,看不完的東野圭吾,聽不完的星空,但我還需要寫不完的字啊!

就算我飛得再遠,也離不開這地球。說實話,劉若英和陳綺貞也是好女人,如果要跌進這樣的三角關係的話,這事會令我很懊惱。更別說周迅了。地球人真苦惱。

火燭之夜,是淡淡溫暖。
山與山之間,盡是綠如墨。
在空穴之中,交疊雙臂,緊緊抱膝。
月光在來到趾前,又後退。
剩下的phone響,借空穴傳開。
沒有來電顯示,接聽就是音樂的終點。

「您好!我係綠色和平打黎架,想做個有關能源效應方面的問卷調查...」

在我回答前,手機沒電了。能源耗盡,森林又回歸平靜。
最起碼,也讓我說一聲「喂」,好嗎?親愛的綠色的地球人。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電台

記得中學二年級的時候,我一直都在聽《森美變態樂園》。那時,《森》的播放時段是下午三時至五時,所以,有時候還沒有下課,也會偷偷的把耳筒伸出衣袖,在課堂上收聽。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扭開收音機,一邊做家課,一邊收聽。除了《森》之外,當然還有《芝C菇B》,《嘩!嘩!嘩!打到黎!》,再到《無人駕駛》。我也忘記了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慢慢就沒有聽下去。

十多年後,我又開始扭開收音機。謝謝。原來,聽電台是幸福的事。

Thursday, February 09, 2012

Toffe nut syrup

如果我是一瓶 toffe nut syrup。你便會主動找我。

Tuesday, February 07, 2012

不二法門

勇氣,主動,衝動,承擔,大聲笑,大聲喊。不後悔。

人生由不斷的衝動組成,但千萬不要用不斷的後悔結束。

願意承擔,才能衝動。

Thursday, February 02, 2012

若然未到﹣《星空》

那時,我走到懸崖邊,喘著氣,心裡想著,如果有一個熱氣球飄過的話,這次我就可以逃脫。

草叢那邊,有數千雙腿掃過葉子的聲音,就像下雨,而且雨點愈來愈大。我心裡著急,手腳卻異常冷靜。我把手提高,掌心對著漆黑的夜空和海洋,五指伸開。而尾指和姆指的指尖,剛好在兩顆星的上面。我心裡著急,緊閉雙眼,嘴裡唸著,「求求你,快點出現!求求你,快點出現!」然後,背後草叢的聲音慢慢靜下來。他們終於都來了。我沒有回頭看一眼的勇氣,可是我感覺到他們。是一群狼。我沒有看見,可是我感覺到。他們慢慢提起前腿,像人類一樣,用兩條腿站著。我沒有看見,可是我感覺得到。

我沒有別的選擇,只好慢慢的睜開眼睛。在我眼前出現的,並不是漆黑,而是滿天的星星。有亮的,有不太亮的;有小的,也有大的;有靠近的,也有比較分開的,滿天的星星把海洋跟夜空分隔起來。然後,熱氣球就從懸崖的末端緩緩升起,把我的視野擋住。我把身體慢慢前傾,提步就跑。在懸崖的邊上,我奮力一跳,抓住了從熱氣球放出來的一條繩梯。我沒有馬上爬到熱氣球的籃子裡,徐徐回頭看著那個懸崖。我看到的,是幾百隻狼,幾百隻用兩條腿站著的狼。他們揮動著前腿,像人類揮手說再見一樣。可是他們沒有像人類一樣笑著,也沒有像人類一樣哭,就是沒有表情,像機器一樣揮著手。

在我回頭準備往上爬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女生,站在狼群的最後面。她手上好像拿著一盒面紙,好像在擦眼淚似的。我沒有看見,可是我感覺得到,她正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