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4, 2012

機艙‘睇場’

前兩天,要回公司接受每年一度的安全訓練,每天八時半報到,為期三天。在阿姆斯特丹回來四天,時差還未有適應過來,再者都是元旦後派對惹的禍,一直都是早上九點多才睡覺,到黃昏才起床。所以,回去訓練的時間就剛好是我休息的時間,也是最睏的時間。

在沒有睡的情況,說早起可能有點不恰當,可是能夠六時多便出門,當然不會錯過吃早餐的機會。出門的時候,天色依然漆黑,走進平日光顧的越式餐廳,雖然門是開著,可是廚房還未有準備好,只好到旁邊的港式茶餐廳。那天早上,我錢包裡只有一張伍佰塊的紙幣,需知道人家剛開門做生意,當然還未有甚麼零錢找續。然後,伙計大哥便讓我到旁邊的便利店找換,可是便利店也沒有。我心裡想著,我要不要把袋子或是甚麼先放著那兒作抵押,然後回家拿錢。可是在我面露尷尬時,他跟我說,‘要不你明天付吧!’。

每個茶餐廳/大排檔,總會有一個十分豪氣,像‘睇場’(社團內的高級職員)一樣的人在其中。這人往往不是老闆,但他在茶餐廳的地位十分高,能夠作出大部分決定。小時候,在家附近有一個大排檔,有時候媽沒有空做飯,我們就會到大排檔用晚膳。有一次,我們點了一個‘翠肉瓜炒鴕鳥肉’,但那個肉,不像鴕鳥肉,也不像牛肉,也不像豬肉。然後,我們跟其中一個伙計說,伙計支吾其詞,剛巧那個大哥經過聽到,他二話不說把那碟菜拿起,用手挾起一塊肉,把它吃了。他嚼了兩下,便把那碟菜全掉到垃圾筒,把口中那塊肉也吐了,說‘甚麼肉啊!不能吃!’,然後就幫我們換了一個菜。那個攝人的氣勢,連貫迅速而有力的動作,跟‘爆樽’(拿酒瓶往人家頭上砸)別無兩樣。如果機艙內有‘睇場’這職位的話,我會很樂意擔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