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04, 2011

那天天氣涼了

早上,我把那綠色的情信終於寫好了。情信是一個女生拿給我的。那些綠色的情信,一直都收藏在一個隱蔽的地方。其實,我是一直看到這些綠色的情信,可是每次也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從那一堆堆,綠色的東西裡,找出屬於我的一封。我一直自我感覺良好,縱使清楚明白,在那些信堆裡,總會有一封是寫上我名字的信,但看到別人也沒有接受這些信,我就如一般人一樣,一直裝著看不見。再說,就算有人跟我同名同姓,但在另一端,絕對是有一個人,想著我,寫這封信的,所以,難道我應該一直把自己藏起來嗎?難道我要讓那綠色的信,變成黃色,再變成灰燼嗎?在我還未有行動,去真正面對這些實實在在的事物之前,妳把信送過來了。謝謝。我明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