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5, 2011

自救

那天,我去看病,醫生用聽筒探聽我的呼吸,首先是我的胸部,接著是背部。我合上眼,一直深呼吸了好幾次,直至有一把陰沉的聲音在我耳邊細語,說“你在撤謊!”。我心跳加速,呼吸也變得急速。醫生從我背後返回他的座位,一直在我的病歷檔案上,打上一堆我不明白的醫學名詞。然後,對我說,“你的病...,雖然並不是甚麼致命的疾病,但你清楚知道,就算多輕微的小事,如果不及早治理,最後都變成大事,而致命與否,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你在乎的似乎不是生命,你真正在乎的只是你自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