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4, 2011

今天六月四日,我便秘了。

今天六月四日,我便秘了。 阿 May 一大清早來電,上年是她跟我一起到維園悼念的,她問我今天要到哪裡悼念平反,我便如實告訴她,我只能在坐廁上,一個人默默悼念。她有點不滿,覺得我漠視了廿萬人 check in 的約定,又覺得我將便秘跟悼念扯上,十分不恰當,然後便直接掛線了。我有點無奈,一直反思著悼念的事,也反思著我和阿 May 一直紏纏不清的關係。過了不久,阿 May 又來電,說。沒關係,你先忙吧,如果真拉不出的話,可以喝西梅汁呀,我媽是這樣說的。聽到阿 May 的聲音,我的心情舒暢了一點,然後,便馬上去買了一大瓶西梅汁,把它喝光後,又回到我沉思的廁所裡。果然西梅汁非常奏效,一瀉而下。那一刻,我完全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我沒有把這喜悅立即告訴阿 May,因為我知道,這是一件很個人的事。然後,我又反思著,我和大自然的關係。

然後,又有些人呢,知道便秘可以令上街悼念的人數減少,所以有些人呢,便在六月四日禁止售賣與西梅有關的食品,還打算把西梅滅種,讓人民憋一輩子。這也真太牛了吧!

﹣﹣﹣﹣﹣﹣﹣﹣﹣﹣﹣
當日有人為“大局”著想,殺害了很多人。然後,又為“大局”著想,埋沒了“被犧牲”的人。然後,又為“大局”著想,作了很多假。然後,又為“大局”著想,教育了很多為“大局”著想的人。然後,當有人不為“大局”著想的時候,他們又為了“大局”著想,打壓了那些人。有人說,這是團結的力量,也有一些本來明辨是非,卻長年備受良心掙扎的人說:“大局”終有一天會定下來的,你們不要著急,千萬要忍耐,“大局”為重啊!

究竟“大局”有多重要?“大局”比“我”重要嗎?“大局”裡面是甚麼?“大局”甚麼時候才會定下來?“大局”比孩子重要嗎?“大局”就可以犧牲孩子的思想嗎?

“大局”本來是玩弄感情的高手,讓你激昂。多年後,資訊科技發達了,“我”便慢慢出現。然後,“大局”知道“我”需要麵包,所以不再玩弄感情。但麵包是可以量化的,不像感情般可以胡扯騙過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