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1, 2011

當我真正的失去妳,回憶才會開始。

我從來沒有想過,沒有妳的日子,我的世界會變成甚麼樣。

妳不常跟著我,可是,我想我們還是會永遠在一起,至少我是這麼想。要接受妳離開的事實,比我想象之中難,可是這是事實,我無從選擇。或者,我不應該把妳擱在路邊,讓途人向妳拋眉弄眼,特別是夜深的時份。雖然,在我向妳加上種種枷鎖之後,妳沒有自身離去的能力,可我清楚知道,這些實在的枷鎖,根本就不能為我們的將來提供甚麼保障。對於”永遠在一起“這事,我從來沒有親口跟妳討論,妳一直沉默,讓我主宰妳的生活,甚至生命。妳並不漂亮,還有一些殘缺,可是我從來沒有介意過這些。有時候,看到比妳更好,年紀比妳小的,我確實會有把妳換掉的念頭,可是,每一次我都會因著某些原因把妳留著。最後,妳依舊沒有選擇的能力,所有的事都只能倚賴著我。

或者,有一天,我會再次看到妳在路上走著,跟著另外一個男人走著。他可能會把妳的殘缺填補,如果他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如果他是真心的愛護妳。希望他不像我這般愚笨,天真的以為那些看似牢牢的枷鎖,就能夠把妳留著。希望他會一直跟著妳,把妳放在視線所及的地方。

我的天真,我的愚笨,是我所承受的。

當我真正的失去妳,回憶才開始。
1/5/2011,凌晨時份遺失於沙田第一城

附:(摘自“體力勞動,永遠都是硬道理。”,記載於此博客,3/8/2009)

“昨天晚上又睡不著,三時便起床了,可我沒有等到九時再睡,六時多我便出發了。我帶著我的本子,小型攝像機,隨身聽和一瓶水,背上倫敦買回來的斜揹包,出發騎車去啦!我的自行車是放在爸的工場的,步行大概要三十分鐘,坐大巴要十分鐘。我就是要跑起來試試看,當然我並不是跑者,如村上君。不到一公里我就停下了,腿都酸得很。我還是喜歡騎單車。有一陣子,我每天都會騎單車,可是家裡總是放不下,所以這種運動也維持了不夠。那時候騎車去大埔,還不需要半個小時了。
這一次是我最早就回程的一次,到了接近大埔的一個小碼頭就停下了。寫了一下故事,就回去了,冷得很。吃過早餐,想著要為單車換一個新的座位。單車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了,是名車捷安特,當時已經很貴,是舅舅的朋友的。後來輾轉間到了舅舅那裡,再之後就借給我了。還記得這單車伴我走過很多路。第一個錄像的功課,我騎著車,手持攝像機,拍下了晚上地面縱橫交錯的影子。第一次用這爬山單車,載上我個子不高的第一個女朋友。很多我寫的故事都是騎著他,到吐露港的碼頭寫成的。我怕,怕他終有一天不能再動了,畢竟十多年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