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8, 2011

不,我很好。

我在等待,在寒風中等待

﹣﹣﹣﹣﹣﹣﹣﹣﹣﹣﹣﹣

希望我的面孔被模糊。

希望我的耳朵被溶掉。

希望我的皮膚被覆蓋。

希望我的拳頭被撫平。

希望我的腿可以遠離我。

希望我的腦袋被掏空。

希望我的內臟被抽乾。

希望我的神經被切斷。

希望我的指甲剝落。

希望我的骨頭變得脆弱。

希望我的心臟被輕輕的按住,直至停頓。

﹣﹣﹣﹣﹣﹣﹣﹣﹣﹣﹣

我懇求你,

我請求你,

把這樣的一個我,放在一本我喜歡,又不太薄的書裡面。然後,我懇求你,請你盡最大的能力,把書本合上,將我壓得扁扁,乾乾淨淨的。就像小時候,做樹葉的標本一樣,一樣乾淨。

春 2011 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