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1, 2011

我可以怎樣

我想說,我可以怎樣?我不知道,也不再願意知道。我的行為愚笨至極,我笑了,真摯的笑,但也可笑,不是可恥,是可笑。漫不經意的說出一些話,就在耳邊細語,一點也不浪漫,換來的只有不安,一切都只有不安。我憑著一些東西去換取一些東西,才發現我如此笨拙。

不能原諒
不被原諒

直走到盡頭兒,慢慢走,別跑。

我又在開始,在想,想著一些放在熱水之中,會變冷的東西。就比如...像比熱水更燙的東西。

1 comment:

flykid said...

喜歡關於熱水那段.

有什麼是絕對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