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3, 2011

大概就是累了吧



那些重覆又重覆的事,我們都樂此不疲。
你想說的,好像在哪兒聽過。在你還沒說出口的時候,我好像已經聽過了。

我的心,就是這樣被掏空,又被填滿,永無止境的。

這些感覺,大概就是累了吧。

Friday, March 18, 2011

不,我很好。

我在等待,在寒風中等待

﹣﹣﹣﹣﹣﹣﹣﹣﹣﹣﹣﹣

希望我的面孔被模糊。

希望我的耳朵被溶掉。

希望我的皮膚被覆蓋。

希望我的拳頭被撫平。

希望我的腿可以遠離我。

希望我的腦袋被掏空。

希望我的內臟被抽乾。

希望我的神經被切斷。

希望我的指甲剝落。

希望我的骨頭變得脆弱。

希望我的心臟被輕輕的按住,直至停頓。

﹣﹣﹣﹣﹣﹣﹣﹣﹣﹣﹣

我懇求你,

我請求你,

把這樣的一個我,放在一本我喜歡,又不太薄的書裡面。然後,我懇求你,請你盡最大的能力,把書本合上,將我壓得扁扁,乾乾淨淨的。就像小時候,做樹葉的標本一樣,一樣乾淨。

春 2011 年

Monday, March 14, 2011

葡題。

暴力!!

Friday, March 11, 2011

我可以怎樣

我想說,我可以怎樣?我不知道,也不再願意知道。我的行為愚笨至極,我笑了,真摯的笑,但也可笑,不是可恥,是可笑。漫不經意的說出一些話,就在耳邊細語,一點也不浪漫,換來的只有不安,一切都只有不安。我憑著一些東西去換取一些東西,才發現我如此笨拙。

不能原諒
不被原諒

直走到盡頭兒,慢慢走,別跑。

我又在開始,在想,想著一些放在熱水之中,會變冷的東西。就比如...像比熱水更燙的東西。

Tuesday, March 01, 2011

Outsider



你的面孔總帶幾分憔悴,幾分失落,幾分沉寂,加起來就是一堵高高的城牆,叫我卻步,甚至將一切凝住,最後,擊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