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8, 2011

它斷了,不再是一個圓圈

跟著我十年的手錶終於壞了。不是沒有電池,也不是摔壞,只是在我的手腕上斷了,它的錶帶斷了。

“噢!”我咽著喉吐了一聲。




我把變成一直線的手錶,馬上放進包裡。我沒有看一下時間,就直接把它放進包裡。錶是鋁質材料的,但錶帶的內部其實是以塑膠相連,而斷了也不能怪罪於塑膠。畢竟它已經陪伴著我十年,斷是必然的事,這不好抱怨,更不應把茅頭直指塑膠,因為塑膠從來沒有對我承諾過些甚麼。

我把手錶放進包裡,沒有看一下時間。

新的手錶會來,是套進手腕的,還是扣上的,還是畫上去的,我並不知道。但我期待著,把手腕空著,說著。沒有時間,所以我忘了。

1 comment:

flykid said...

死亡是真相大白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