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4, 2011

抗拒現實,接受事實。

在一場暴風雪過後,門前的宮粉羊蹄甲終於被壓壞了。

宮粉羊蹄甲的離去是赤祼祼的事實,不像記憶。不像記憶一般殘留於身體的某個地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