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06, 2011

該停止了

在對你生恨的同時,我更恨自己。

一切都完結了,而完結就是為了擠出剎那的希望。

在我談笑之間,努力道出一切的悲傷,然而這不能証明我的現況,因為矛盾仍在,生活仍在,與此同時,迴旋木馬也沒有跟著中斷的音樂,如夢醒一般停止。木馬沒有音樂,也得要轉,不論晝夜,木馬也不能停下,他沒有自身決定停下的權利。

我曾經不解,對所有事物的不解,而現在看來,所有荒謬也合理不過。2010 年,我的堅持被完全打破。你或者會明白,當一個滿口仁義的紳士,被一次又一次的說服,他的心裡是多麼難受,他失去的是一鼓信念,足以支撐整個身軀,讓腐壞的身體可以昂首的信念。我在想,沒有靈魂的人又怎可以享有地上的一切。但事實並不如此,而且事實也不是紳士所想一般,事實並不等同現實,而擁有靈魂的人,也只不過是一幫混淆視聽的魔鬼。看回自己的 21 歲,我感到羞恥,讓 21 歲看回現在的我,卻萬般可憐。

2010 年這個年份,是科幻的一年,至少比 2009 年科幻。而 2011 年,也就只是科幻的第二年,所有的年份也會如期而至,出人意表的事,絕對沒有時間的份兒。當人們沒法抵抗時間的年輪,世界末日之說也隨之衍生,因為完結就是為了擠出剎那的希望。不論愛情,不論事業,不論萬物,我們拋棄所有回憶,為的就是這一句。讓我在這裡從新開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