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1, 2010

在那忐忑之間

天氣轉涼,代表時間流逝。天氣變得和暖,也是代表時間流逝。

原諒得了事,原諒不了人,原諒得了天氣,原諒不了空氣。

我二話不說就打給她,把對話的稜角熟練的磨平,只因我沒有勇氣。我只有一般勁兒,令我自以為是的勁兒。

聽著恭碩良的歌曲,如果。很久也沒有一首歌,可以讓我不停播放。我喜歡這句,“如果真可以從頭黎過。”

這句話,必然帶著一點後悔,也必然附帶唏噓。它的力量,足以把你帶回當初,帶回過去,把那一刻的決定,無限的延長,在你腦海裡無限的延伸。這是後悔的魅力,你不能否認,也不能逃避。在撞車前的一刻,在關上大門前的一刻,在你說出口的前一刻,在你發送短訊的前一刻,甚至在你言笑之間,在所有潛在後悔的力量,能夠選擇前的一刻,你從來沒有想過,這句話的真正意義。這句話只能放在內心的深處,不能說。因為一說,你便輸了。

「如果真可以從頭黎過,來幫我,溫功課,督促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