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9, 2010

我有一雙鞋


好的皮鞋!

Monday, November 15, 2010

在北京

我的家,在中紡里。這裡好像是一個紡織廠的員工宿舍,準確一點來說,是從前的員工宿舍。現在員工在哪?紡織廠在哪?我不知道。

從我家裡的窗戶往外看,就會看到三里屯 SOHO,差不多十分鐘的路程,就可以到三里屯 Village。在我家的南面,是朝陽醫院,西面是工人体育中心。這就是我的家,可能是這個月的家,可能是這一年的家,也可能這裡從來都不是我的家。

北京的秋天,是真正的秋天,乾燥,刮風,近乎冰冷的涼意。雖說暖氣到處都有,可是從室內到室外,冷熱溫差之下,還是會染上感冒的,特別是對於有鼻敏感的人來說,每一次呼吸,鼻孔都會刺痛,鼻水眼淚都一併出來。

關於健康,祝你早日康復。能跑就好,跟誰跑,自己一個跑,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以後,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呢?我沒有把握,有一點害怕。

Monday, November 01, 2010

在那忐忑之間

天氣轉涼,代表時間流逝。天氣變得和暖,也是代表時間流逝。

原諒得了事,原諒不了人,原諒得了天氣,原諒不了空氣。

我二話不說就打給她,把對話的稜角熟練的磨平,只因我沒有勇氣。我只有一般勁兒,令我自以為是的勁兒。

聽著恭碩良的歌曲,如果。很久也沒有一首歌,可以讓我不停播放。我喜歡這句,“如果真可以從頭黎過。”

這句話,必然帶著一點後悔,也必然附帶唏噓。它的力量,足以把你帶回當初,帶回過去,把那一刻的決定,無限的延長,在你腦海裡無限的延伸。這是後悔的魅力,你不能否認,也不能逃避。在撞車前的一刻,在關上大門前的一刻,在你說出口的前一刻,在你發送短訊的前一刻,甚至在你言笑之間,在所有潛在後悔的力量,能夠選擇前的一刻,你從來沒有想過,這句話的真正意義。這句話只能放在內心的深處,不能說。因為一說,你便輸了。

「如果真可以從頭黎過,來幫我,溫功課,督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