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在腳趾公旁

腳趾公旁起了一個泡,可幸的是,沒有長在二趾之間。

水泡裡藏著一隻螢火蟲,螢火蟲每到晚上便閃閃發亮,像天上掉下的一顆繁星。

在西貢的星空,我放棄了抬頭的權利,低頭看著螢火蟲。我放空了,旁邊坐著誰了?我不知道。

螢火蟲不斷拍打翅膀,奮力告訴我,牠並不需要水泡的保護,而這事我是清楚知道的,可是我選擇了放空。

漆黑的星空,慢慢褪去,在沒有黑色的背景下,螢火蟲更顯光亮,但褪色的黑夜,似乎沒有理所當夜的變亮。

這是記載於一個晚上的軼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