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2, 2010

美人魚

當我走到陸地的盡頭,美人魚對我說, 你會游泳嗎?我說會。然後她就把我拉進海裡,讓我把陸地上的一切一切忘掉,在這裡從新開始。

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原來又是我自己不爭氣!

工作上的。

我開始討厭希望,原因是帶給你希望的人,都明白到希望,其實不曾存在過。
而把希望掛在口邊的人,就是最清楚希望背後的用意,也最懂得利用希望的人。
以希望作糖衣包裝,成為世界的毒藥。

世界末日快到了。

Friday, August 13, 2010

我怎麼了?

我怎麼了?
我還好嗎?
我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呢?為甚麼我都不接?
我很擔心我了。
我跟她說了嗎?
我怎麼還未跟她說了,我這樣不行的,我要堅決一點。
我怎麼不吭一聲了。
我說話呀!
我再不說話我就走了。
我還想她嗎?算了吧,我又不是第一次了,反正她也不在乎。
要是她真在乎,也不會告訴我,我說是不是?
我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
看到我這個樣,我也擔心了。
我總不能整天呆在家裡吧!
我出去走一走吧。
咱們去逛一下三里屯唄!

Sunday, August 01, 2010

我的意思就是說

在北京待了一個星期,也不知道要待多長時間。
現在寫字的時候, 心裡都會默念著普通話,可能這不是好事,可是現在還未到壞的地步。

曾經,我視這個地方為一個親密的地方,每次來北京就會有一種回來的感覺。說是回家, 又似乎有點誇張,因為我跟這個地方的關聯,還是虛無飄渺。或者,為了那種實在的關聯,我需要用時間來証明,但誰也說不准,這種關聯的價值何在,也不好說証明這件事。

我的意思就是說,我還是對北京這個地方有感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