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5, 2010

回憶是最恰當的動作

最近,我總是想起這兩年間發生的事。原來,這兩年間我有著不一樣的生活,而我對這種後知後覺的感受,沒有半點後悔。因為回憶,才是最恰當的動作。我懷念午夜走在三藩市的街頭,找尋熱湯麵條。我記起了那個24 hours Breakfast 的餐廳,還有那個美麗的女待應。坐著前往曼谷機場的機組人員巴士,看著停滯不前的車龍,當時我卻只想到香港,想著朋友和家人,可幸的是,我死命睜開眼睛,所以影像還是會殘留腦海,成為一種回憶。

作為世界末日擁抱者的我,竟然會生活得如此積極。可惜面對著追求自我毀滅的信徒,我又顯得無力。如果明天便是末日,你還會繁殖嗎?意思就是把小孩生下,你會這樣做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