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1, 2010

關鍵的時刻

這是一個關鍵的時刻。像撞車前的一秒,方向盤向左向右,完全取決於你。我並不是為了避免車禍而提醒你,而是,我有空餘的時間,一般人所缺乏的空餘時間。要知道車子是你的,方向盤在你手,而我,只不過是道路上的行人,我沒有責任告訴你,應該要從哪個方向把車撞上,更沒有能力叫你避過這次意外。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建議,就像老師叨叨念念說著人生道理,令你心頭突然湧現剎那曙光一樣。但其實,一切也只是徒勞,起不了甚麼作用,也不會令你真切的明白。因為老師說的,是配合他的年齡,他的身分所說,這不是要你明白,他要說出的是一種姿態,足以叫你迷惑的姿態。但你不要因此氣餒,因為你將會在某一天,向著某一個人,說出相同的話語,甚至連語氣動作,呼吸停頓的位置也一樣,是你無法想像,但又如出一轍的話語。

在碰撞發生的一刻,你來不及想像,來不及想像現在,過去和未來。你沒有把握拿捏任何一點時空,隨之而來,是眼前一黑的後悔。後悔的空間可以很大,它從來不受時空限制,也沒有像食品一樣的規管細則。
天空再大再美,也容不下後悔,也原諒不了後侮。從你發動引擎的一刻,我已經在遠處觀察。我不懂車,對車也不怎麼感興趣,但我走在行人道上,我就預備好被撞倒的可能性,而且我有著一般人所缺乏的空餘時間,所以我就來到這裡,跟你說上這番話。

Sunday, June 20, 2010

未日中的掙扎

就在妳和我都相信世界未日的同時,世界似乎變得積極起來。

我喜歡觀察,特別是耳朵。

Tuesday, June 08, 2010

水的希望

寫了一大堆的實用文字,但發覺文字並不實用。

文字是世紀的奢侈品。讓我繼續墮落吧!

Monday, June 07, 2010

三冬

冬天開始在八月份的年代,我已經八十歲,因著冬天差不多佔據了一年之內的大部分時間,所以我們將它分為三冬。八月到十月是初冬,氣溫跟現在的冬天差不多,人類還是有辦法可以承受的。十一月到一月是寒冬。每年到了寒冬,除了一些政府機構和基本的交通設施會如常運作之外,一般的企業都會避寒。因為在寒冬的時間裡,暴露於街頭,不可能熬過兩小時,否則會因為吸入過量低溫空氣而令肺部功能受損。因工作而不能避免外出的人,都會配上像氧氣罩一樣的面具及連身衣,透過連身衣吸收體溫後暖化空氣後才能夠作正常呼吸。一月過後,直到六月,冬季才正式完結。在寒冬的某幾天,一般少於五天的日子裡,會有氣溫急升的現象,我們稱之為“溫變”。每年溫變的日子,都會令大部分人染上傷寒。由於劇烈的溫差改變,超過人體的負荷,所以每年都會有五個巴仙的人口死亡。這就是我所說的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