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6, 2010

我穿過了無數的村莊,終於發現了太空船。我拿出口袋裡的一把手槍,往叢林邊掉去,換來的只是瞬間的沉默。身上沒有多餘的錢幣,但胳膊還是如常的掛上袖章。剩下的只有一顆藥丸,而剛巧這裡只有一個人,那人就是我。我別無他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