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散漫

就在那片葉子之上
盛載著一點露水
無情的秋風卻把它吹乾

大廈之間的隙縫中
看到一扇又一扇的窗戶
才發現窗的外圍只是一堵是牆
沒有你想像的夜空
更沒有架空的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