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散漫

就在那片葉子之上
盛載著一點露水
無情的秋風卻把它吹乾

大廈之間的隙縫中
看到一扇又一扇的窗戶
才發現窗的外圍只是一堵是牆
沒有你想像的夜空
更沒有架空的窗

我習慣了寫字。很好!

Monday, April 19, 2010

白絲帶

一直也不好Michael Haneke的電影,看過白絲帶,我不能不說愛煞這部電影。
故弄玄虛,是從現實層面中解構電影。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卻由一些似幻疑虛的事件引發,當事件訴諸於上帝,當事件訴諸於兒童,那就是非一般的事。當我們對神性不可侵犯的人和事起疑的時候,我的心情確實傷痛。
當我看到老師也起疑心的時候,我快要哭了。看到孩子的無知和無奈,我更加想哭,因為我也不再相信他們了。我的孩子,我的未來,你們是我們生存的全部,而我卻不斷傷害你們,令你們模仿我們,模仿我們的猜疑和嫉妒。

你會像對自己的小孩愛惜牠嗎?你會捨得讓牠自由嗎?跟皮皮不同,皮皮從小就是被飼養的,牠的生活是被看顧的。

我只想說,我們在孩子面前,我們要感到羞愧。在他們剛剛到來的時候,我們就要感到羞愧。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2464346/

Friday, April 16, 2010

生命無法解釋

跟妳去哈爾濱的人,永遠也不會是我。

或者妳腦海中的雪景,連我手腳的影像都沒有。
我永遠都不是焦點,模糊不清,也沒有鎂光燈把我照亮。
對於妳,我不值一提。
對於我,我坦承地不解。

Wednesday, April 14, 2010

首都

在北京掛念香港,在香港掛念北京。
該如何是好。

Thursday, April 08, 2010

翻牆

我在北京翻牆翻得好累啊!

Friday, April 02, 2010

或者你會問

或者你會問,究竟邊杯先至係你杯水?又或者你唔出聲,等我攞先,之後你就會知道邊杯水先係你自己。但其實好簡單,只要你細心啲睇,你就會發現你既唇膏印,不過你點都估唔到,有唇膏印個杯先至係我杯水。

好多時你會問我,究竟你有無諗過將來?我答你將來既事唔應該宜家諗,你答番我,你講既將來其實係聽日,你問我地將來仲會唔會去睇戲?我話聽日唔算係將來,你就問咁將來係幾時。我就答,將來起碼指一年之後啦。你點下頭,好似對將來有個大概既概念。隔左一陣,你又問我將來我地去唔去旅行?我又答,將來既事唔應該宜家諗。你又點下頭,好似又明白多左啲關於將來既事。

或者你唔知你曾經跌左一啲野,一啲唔係好覺眼既野,就好似一個髮夾。

Thursday, April 01, 2010

這幾天睡得甜。

其實早睡早起有甚麼問題?為甚麼我不太習慣。

記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