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10

親愛的空姐們

倫敦時間,晚上十時。香港時間,清晨六時。飛機起飛了,而我再也不會穿上制服。

當了一年半的空姐,從來沒有人說過我適合這份工作。而我也深信不已,所以我亳不猶豫,離開。
生活在女人群當中,看到千百種不同姿態的女人,也看到千百種男人如何好好的生活在這女人堆中,當然也看到千百種男人如何過著化成女人的生活。我學懂了護膚,看懂了誰的妝化得好,也看到了一幕又一幕的攻心計。你不能了解女人,但你可以在很短時間內了解一位空姐。其實她們愛這份工作愛得要死。雖然工作的時間不多,但她們被冠以空姐的名號之後,她們的所有事情都會跟空姐有關,所有事情,連思想也被佔據。這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這工作很容易就會佔據你的一生,並不只是這份工作好,跟薪金福利和時間無關,而是跟空姐這個名詞有關,對於一個女人失去空姐的名號,就好比失去了女人的一部分。這工作不只照顧你的生活,還照顧你心靈的缺失,它起了一種愛情的功用。我要跟妳們分手了。作為男性,我最愛的不是這份工作,而是空姐。

再見了,親愛的空姐們。nice flight!
我恨我不是女人,所以我不當空姐了。

2 comments:

葉 啟 俊 said...

要是你再次(不幸地)說要當空中服務員,我還是會像頭一次聽到般驚訝

張懷碑 said...

你那(不幸地),實在是用心良苦。我會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