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10

親愛的空姐們

倫敦時間,晚上十時。香港時間,清晨六時。飛機起飛了,而我再也不會穿上制服。

當了一年半的空姐,從來沒有人說過我適合這份工作。而我也深信不已,所以我亳不猶豫,離開。
生活在女人群當中,看到千百種不同姿態的女人,也看到千百種男人如何好好的生活在這女人堆中,當然也看到千百種男人如何過著化成女人的生活。我學懂了護膚,看懂了誰的妝化得好,也看到了一幕又一幕的攻心計。你不能了解女人,但你可以在很短時間內了解一位空姐。其實她們愛這份工作愛得要死。雖然工作的時間不多,但她們被冠以空姐的名號之後,她們的所有事情都會跟空姐有關,所有事情,連思想也被佔據。這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這工作很容易就會佔據你的一生,並不只是這份工作好,跟薪金福利和時間無關,而是跟空姐這個名詞有關,對於一個女人失去空姐的名號,就好比失去了女人的一部分。這工作不只照顧你的生活,還照顧你心靈的缺失,它起了一種愛情的功用。我要跟妳們分手了。作為男性,我最愛的不是這份工作,而是空姐。

再見了,親愛的空姐們。nice flight!
我恨我不是女人,所以我不當空姐了。

Friday, March 19, 2010

森田童子「たとえばぼくが死んだら」



乾燥的感覺。

Thursday, March 18, 2010

有時,我想起一些人,便會有嘔心的感覺。

當然這些人當中,最常出現的是我自己。

Monday, March 15, 2010

關於我

作為一個男性,我並未有男性的特質,我只有男性的包袱。
作為一個女性,我並未有女性的特質,我只有女性的憂慮。
作為一個雙性,我並未有雙性的特質,我只有雙性的無奈。

但我還是被歸納為人類,只是我生於天秤。
沒有好與壞。
我,就這樣,就是這樣。

Thursday, March 11, 2010

:)

i miss u

心裡有個大木偶

我心裡有個大木偶,個子不高,沒笑臉。他穿牛仔褲,褲子上有破洞,不是弄破的,他說買回來就這個樣。他一邊跟我形容他的長相,一邊手舞足蹈,弄得我心煩,拜託了,我這陣子夠煩人了。大木偶從來都不跟陌生人見面,一旦見面,他非不要整天纏著了不放,因為他已經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木偶不笑不喝不吃東西,比起小動物他好多了,基本上,他不會死去這一點,已經是一個不能抗拒的好處。試問,長生不老這件事,有誰不想,若果真的不想,至少也不會想活不長吧。

木偶不知從哪弄來一頂帽子,帽子旁邊有一根羽毛。大哥,心癢的要命呢!

Tuesday, March 09, 2010

我的飄泊

四月份到北京,寫點東西,來找我喝一杯吧!

Saturday, March 06, 2010

情緒不高不低

:)

美好的週末!

情緒不高不低,剛剛好!

Friday, March 05, 2010

花房姑娘

Wednesday, March 03, 2010

雜碎

我已筋疲力竭。

memory is something you had or something you lost?

from 《Another women》 Woody Allen

在車裡
身子搖晃著坐著看著再睡著
從倒後鏡看到睡著的樣子微笑著
由車外側的倒後鏡看到看著睡著的樣子微笑著
在車裡
每隔100米的壆位的公路
我們都會被拋起
我永遠也是最後被拋起的一個
我在想著坐著睡著看著微笑著

這個就是往日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