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10

老岳和姪兒

老岳是從事藝術工作的,他在藝術工業村一帶時常出沒,大家都叫他老岳。老岳從前是住在大型屋苑的,就是那些有會所,有空調電梯,有二十四小時保安的地方。可是他認為這樣的地方不夠藝術,所以他搬到這裡。在這裡,他找到一班志同道合的藝術朋友,閒時便訴說著藝術,訴說著藝術在現今社會的邊緣性,有時會聊到天亮,滿地都是啤酒樽,他們話題多得很,他們也表現得很藝術,每隔兩三句,便提到某某作家,某某哲學家,反正就是那些你和我也認為很藝術的名人。

老岳本來是畫畫的,後來寫書法,後來再寫小說。他沒有甚麼名氣,也不屑為了名氣而從事藝術工作的人。一天,他的姪兒來探訪,姪兒正在大學修讀視覺藝術,所以姪兒買來一些水果,兩個橘子,一個柑,準備叫叔叔畫一幅畫。老岳認為視覺藝術是歧途,管他媽的視覺不視覺,藝術就是藝術,道道地地的藝術。姪兒聽了後也似乎有所得著,但心知道明天就要完成這幅畫作為《多元視界轉移光線研究課》的第一份習作,他希望有很好的畫功的叔叔幫他一把,好叫他能夠在班裡一嗚驚人,那往後的日子就容易多了。老岳問了姪兒一大堆關於橘子和柑的分別,姪兒也恭恭敬敬的與老岳討論,過了很久,姪兒花了一番工夫才能把老岳帶回畫布上。

老岳本來最喜歡的就是畫畫,但就是畫不出個名堂,所以去寫書法,但又覺書法太單調,所以寫小說,現在他已經完成了十幾本小說,可惜都只是完成了一半。但他自覺安慰,他認為小說寫完了就是死的,一直在寫的就是活的。他嘴裡一直諗諗有詞,姪兒也無可奈何地點頭附和,好不容易畫好了,姪兒興奮接過畫。

姪兒拿著畫,怎麼看也看不出是兩個橘子和一個柑,明明就只有一個柑。姪兒又生怕自己不夠藝術,便戰戰兢兢試探老岳,這個畫中的是一個很橘子的柑呢!老岳便說,這個柑背後的就是兩個橘子了。只見畫中只有一個柑,兩人看著畫不停點頭,深表滿意。姪兒離開的時候,老岳問他借了二十塊錢,說要把這二十塊錢變成盒飯,姪兒無語,但又不能白拿走這畫,最後還是掏出了二十塊。

3 comments:

老武 said...

你想表达什么

老武 again said...

btw 语法好象好了很多
是你写的吗..

張懷碑 said...

老武,你好?
老陳跟你說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