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那氣味暗示了點什麼。

遺留下的照片,氣味一點一點地消失。她留下的東西不多,或者真正屬於她的東西都不在這裡,她的童年怎麼過?她會做早操嗎?遇到她的時候,一切都不真正屬於她的。她最仔細的感情,只會留在她最無奈的青春期。她來了,她又離開了。似乎最貼近她的,都在她成長得最快的地方,可能也是停滯不前的時光。氣味,能夠相似而不能相同,回憶總帶點缺憾。她的離去,是要我體會到她的過去,她的童年跟我無關,我也找不到一點痕跡,關於我們會走在一起的痕跡。那些年,她愛著的人,她做著的事,我都想一一知道。或者,是她要我去忘卻她,至少忘卻死去的她,透過回憶她未知的過去,去忘卻她已經離去的事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