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5, 2010

第二篇

上不了飛機,原因是飛機沒有從香港飛過來,我現在坐在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機上,飛機型號AirBus A321-200 ,單通道的飛機。剛在機場的徬徨已經慢慢安靜下來。已經九天沒有寫字了,沒電腦,沒時間,每天終於可以十二點前睡覺,大概九時多便醒來,我似乎已經找到了正常的生活時間,我不願意再回到從前的日子。公司的假期定下了,意味著新的工作即將來臨,我的工作將會怎樣,我的生活將會怎樣,代號﹣未知數。一怒之下,說了一聲這次旅程不應該來,現在靜心地想一想。妳一定聽著有點不高興,其實回想起,還是有很多很好的回憶。我不應亂發脾氣。我在聽著黑豹樂隊的DONT BREAK MY HEART,等著那部看不見的除冰機在清除機身上的冰雪。那天晚上,妳唱歌的時候很好看,妳怕唱得不好,老是盯著螢光幕的歌詞,而我老是盯著妳,妳可能不知道。如果能夠跟妳多呆一會多好,只有我和妳,還有雪。我們坐在叫“崩崩“的小車中,還有地鐵。那天找不到妳的小學,找不到妳成長的地方,多失望。如果能夠拍下妳小學的模樣,那多好,可是妳會覺得浪漫嗎?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妳就是從來不說。在鋪滿雪的景山公園外圍,我找不到,但找的同時,我想到一個故事,一個真正的愛情故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