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5, 2010

第一篇

終於和羅友人完成了一趟旅行,本來我想這趟旅行是發生在三四月的,因為這樣便可以比較專心,跟他一起去把妹,去聊天,去溜躂。經過這趟旅程,羅友人已經對香港女孩完全失去興趣。到台灣後,人們說他像台灣人,然後在北京,他跟他的一位中學同學碰面,原因是那位同學要跟一個北京女子結婚,而且那個女子是一個大美人。我跟著他到酒店和他們碰面,其實我也不清楚為什麼要跟他一起去,而我也沒有想過要不要跟他一起去這回事。總之,最後他的感想就是,北京的女孩多好。反正他就是常常掛在口邊,香港的女孩已經不能引起他的興趣。而我只能無言以對。
臨走的一天晚上,他十分興奮。因為他聽到艾芙琳的歌聲,還有看到下雪。每個第一次看到下雪的人都像小孩,或者有些人其實每年都會看到,但也會很興奮。這個就要怎麼看待下雪這回事,大概是一種期盼的感覺。我們拿著照相機和攝像機拍了很多,然後我們開始扔雪球。上一年,我第一次看到雪的時候只有我一人,不能向旁邊的人說出自己的興奮,更不能玩雪球之類的,多沒勁兒。
回到房間,我跟羅友人說,如果謝夫,祖蓮和史提芬妮都在的話,那就太好了。要是這樣,我們便可以一起攻擊謝夫和祖蓮,祖蓮會不斷爆粗罵我們,謝夫會穿著他的招牌背心,一邊閃避一邊反擊,而史提芬妮會一直在旁邊紅著臉看著我們傻笑。或者這就是最美好的幻想時光。

1 comment:

西貢 said...

其實跟你去旅行最開心的是心裡想做想吃想喝想說的事全都可以。
至於女性方面,台灣跟北京女生真的他媽的正點。
香港女生要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