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1, 2009

是什麼樣的暗示

我猜測著衪的意思。猜測,不是懷疑,也不是拒絕相信事實,我承認著各種事實,但我是否願意承擔各種事實。真理,祢的真理。我的愛情。超現實的平庸,我拒絕接觸。紐約,三藩市,多倫多,溫哥華,洛杉磯,悉尼,墨爾本,奧克蘭,羅馬,阿姆斯特丹,法蘭克福,科隆,倫敦,北京,吉林,雲南,台北,重慶,吉隆坡,雅加達,馬尼拉,東京,名古屋,首爾,約翰尼斯堡,孟買,新德里,杜拜,巴林,克林明費朗,巴黎,曼谷,星加玻。我留下一些二氧化炭,換取了一些氧氣。我的聯系,祢高高在上,看著我像細沙,沒有長大,沒有移動,沒有感情,沒有思想,渺小得不能量度。我一直不明白微積分中的其中一個部分,是一個假設對等的部分,我不明白,可能是我年紀太小,甚至是我的思想太少。既然圓周率也不能說清,哪我還能抱怨些甚麼。誰也都不能給你一個答覆,一個能令你滿意的答覆,所以我們繼續尋找。飛過阿拉斯加,被遺棄的雪山群,彷彿看到我在雪山上,向在飛機上的我揮手,我嘴裡唸唸,我在高空上聽不到,但我豎起姆指,表示我收到我的訊息。每一個階段的我都在雪山中生活,他們不會接觸,因為這是不允許的,但他們都知道旁邊就有著自己的過去與未來,而我高高在上在看著,一直飛,一直對他們豎起大姆指。誰給我明天,誰就是我的王,大地,天空和海洋的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