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7, 2009

快樂原是簡單的動作

或者清晨的妳是最漂亮,因為刷過牙後,妳便會變成另一個妳,去面對這世界的種種。妳告訴我,睡覺是為了更有力量去應付明天的事情。我說,我是單純的喜歡睡覺,所以有時我會失眠,因為我會對睡覺有時感到冷淡。

妳說我為甚麼不寫點愛情的事。我想,相比起很多事情,愛情似乎渺小的很,像細沙一樣。渺小,但又難以解釋。不能量度,也不會注意。

有一天晚上,我們共赴一個晚會,妳問,這樣穿漂亮嗎。我只看著妳的眼晴,沒有看妳的晚裝,我說,妳很漂亮。或者妳並不知道,我最喜歡的,還是清晨不施脂粉的妳。晚會上,我牽著妳的手,妳的手很和暖,但會場裡的空調很大,我說我想到外面抽根煙,妳沒有反感的點點頭,便走到妳的朋友當中。從落地玻璃看到場內的賓客,特別是女賓客,都比妳遜色,要是眼前的一切燈光璀璨只是一幅畫,妳一定會是畫的正中央。而我便是跓足觀看的看畫人,要是我有錢,我必定會買下這幅畫。

到目前為止,妳認為我是在寫愛情的故事嗎?或者只是關於愛情的事。到底我還是從快樂的動作,寫出了苦練的艱辛。

妳把晚裝脫下,我也把西裝掛好,我沒有洗澡,妳對此不太滿意,說這樣會睡得不好,便走進浴室。在浴室傳來的淋浴聲,我翻著今早放在床上的書,但不太投入,因為我想跟妳做愛。可我清楚知道,妳是不會跟還未洗澡的男人做愛的,不論是我,或是其他男人。待妳洗過澡後,我已經睡著了,裝著睡著了,妳關掉燈,輕吻了一下我的前額,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親愛的,清晨見。

我在想,這是否一個愛情故事,快樂的,還是悲傷的?妳說,簡單的,就好了。

3 comments:

西貢 said...

如果愛情要寫下來的話,可不先幹性事才談吧。

張懷碑 said...

百忙抽空談性事
不亦樂乎!

西貢 said...

現在根本沒有性慾可言。
因為......東亞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