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我的臉印在螢光幕

又錯過了黎明,日光有點刺眼。白天勞役,晚上才是真正的我。

白晝和黑夜,他們發生了一點小誤會,所以從此分隔,但每天都會碰面,就在剎那間的黃昏和黎明。

他們分開後,人們便要選擇跟隨哪一邊?我選擇了黑夜,而黑夜也選擇了我。

從此相依為命。

2 comments:

flykid said...

又睡不著啦?
認真的
可試喝一點蕃茄汁

張懷碑 said...

謝謝!
蕃茄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