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3, 2009

打了一半

已經累積了很多打了一半的 Posts,今天晚上睡不著,試試打一篇,或者有助入睡。

晚上看過了圓子溫的<愛的告別禮>,早前一口氣買下他在電影節的所有電影,但還是錯過了一部,剩下的就只有明晚,兩部關於自殺的電影。目前為止,我還是最喜愛<自行車的嘆息>。或者每個導演,第一部作品未必是最好的,但第一部作品永遠是最貼近自身的。<愛的告別禮>不是很好,題材也不新鮮,片尾的“謹以此片獻給父親”,在很多電影也有,但想到自己的父親,我還是會被感動。俗套卻永恆,大家的父親有著相同的父愛,但畢竟每個父親都是獨一無二的,任他再俗套,也是自己獨有的。所以謹以此片獻給某某,永遠也不會落於俗套。

過了一個巴士站才下車,我並未有睡著,也確切聽到報站的廣播,但還是過了站。沿著城門河散步回家,一下車,寒風凜冽。希望秋天別要太快離去,我是屬於秋天的。城門河的河水漲得很高,河水乘著風勢拍打兩岸,水花淺上了行人路,在這區住了廿多年,從沒有看過水位有這麼高。河水很急,一直從吐露港湧入,起伏就像激流一樣,一高一低,兩岸的燈光在波濤上變得更閃爍,但我還是會因為看著漆黑的河水,而心生恐懼。看著前天晚上跟妳看到的月亮,今晚依舊的圓,依舊的亮。記起中秋的晚上,我們在不同地方看到的,應該也是一樣的月亮,也是一樣的圓,一樣的亮。

我為自己做的月曆白板,又去到尾聲了。把上一個月的日子數字和事情抹掉,把一樣的日字數字和看似不一樣的事情寫上。白板筆的顏色沒有變,依舊是紅色,綠色和黑色。快樂,我很快樂。

1 comment:

女流氓 said...

當嫉妒變得很微小的時候
我就知道是時候離開了
謝謝你的茶
最後祝你不常常睡不著
縱睡不著也有愛作助入睡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