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定D!

忽然間,很想對自己說一些打氣的說話,卻不知應該從何說起。

最近起了些變化,除了面上的“青春”豆,果真是爆裂青春外,還有一些心理上的變化。遇上了一個女生,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轉變是有多大,也發現有些東西也不是輕易改變的。要跟妳說的話,一輩子也說不完,因為我的話說得很慢。

記起初中時,有一位怪怪的男生,他到了高中也是怪人。後來,大家都進了不同的大學,舊同學互相說說近況,說到他的時候,也只是一兩句怪怪的便帶過。我也記不清楚有沒有跟他稔熟過,可是有一個畫面在今天晚上浮現了。

那次是甚麼活動我死命也記不起,記憶有時就是會躲起來的,我想你們應該會明白。班上的活動,好像是表演,或是體育課,或是要測驗,或是要默書,總之就是一個緊張氣氛下的環境。他在我旁邊坐著,說實話,我並沒有興趣要跟他找話題聊的。可是他在他的左手手心上,用右手的食指畫了幾下,然後緊握住左手,然後裝著把左手握著的東西吃掉吞下,那時,我非常的冷靜問他,你在做甚麼。他有點沾沾自喜,好像終於等到別人注意到他的動作似的,他說他剛剛吃了定心丸,能夠鎮定緊張的情緒。他怕我不明白,所以把剛在的動作再做一遍,原來他在手心畫上一個“定”字,然後裝著吞下。
這事的模糊的程度,令我記不起我當時的反應,甚至乎是有點欣賞,還是一如以往笑他白痴,我真的完全記不得。但現在想來,這事真的很怪,怪到一個有點酷的程度。不知道他現在還有吃“定”心丸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