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9, 2009

如是者

張梁會跳火圈,有空就會跳,在張梁的家門前,有一片空地,大部分都是沙礫,偶有幾個草頭。張梁每天練習,早上五時到八時,一分鐘也不多,一分鐘也不少。至於跳多少次,用甚麼方法跳,他自己就沒有規定下來。有時會站著很久,只看不跳。有時會把火圈點燃後,只在旁邊靜靜坐著。但每天清晨五時到八時,這裡必定會火光熊熊。

張梁本身是沒有工作的,做的事大多是湊湊人數的事,比如那裡欠一個人搬東西,這裡欠一個人看守停車場,他都會去,只要不在早上五時到八時就可以。張梁是獨生子,父母早逝,留下的只有這所房子,父母在世時非常節儉,但三餐溫飽,日常起居正常。他們工資不高,但估計也有一筆可觀的存款。張梁說到這裡有點唏噓,細問下去,發現他父母沒有把錢存到銀行,他們把所有錢都藏起來,藏在一個沒有人找到的地方,一個連張梁也找不到的地方。雖然如此,張梁並沒有埋怨他們,甚至更加發奮。因著父母都愛看馬戲表演,所以他們離去後,張梁便開始跳火圈。

張梁平日的開支不多,家裡的水電費,一日三餐,出外工作的車資,所花費的不多,然後剩下來的,大部分都花在火圈上,他細心地羅列出跳火圈的用具,例如布碎啊,電油啊,火圈的鐵架啊。有次鄰居看到火圈,建議張梁添置一個滅火筒,說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張梁聽到覺得不無道理,便買下一個滅火筒。張梁說到這裡又有點感嘆,說滅火筒被鄰居借走後,便剩下一個空罐,但看到人家花園著火,又不能不借,後來又不好意思叫人家買回一個,畢竟人家真的用得著啊,放在他那兒也是白放的。

張梁遺傳了父母的節儉,所以打些零工,就足以把自己養活,還可以每天跳火圈。忽發其想,我問張梁如果下雨怎麼辦?張梁聽得不太清楚,我再問一次。張梁面色變得難看,他支支吾吾,我細心靜候他的回答。隔了一分多鐘,他問,甚麼是下雨。我沒有解釋,理所當然的加大音量反問他,下雨呀?他還是搖搖頭。當我解釋甚麼是下雨的時候,他說沒有看過,他當真沒有看過,他真的當真沒有看過。這樣的事,我確實沒辦法再問下去,我投降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