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5, 2009

常說

今天返回公司,把早在兩個月訂下的北京雙程機票退回。原來的行程,是跟舊公司的同事到北京探訪正在拍攝的導演,但最後也沒有成行。回到公司有種陌生的感覺,感覺好像要回去遞交辭職信一樣。

我屬於哪裡?快要看畢友人借給我看的 《紅色海洋》 韓松著。第一次接觸中國的科幻小說,起初,有點受不了那種沉重的文化歷史的隱喻,雖然我並不能夠將入面的隱喻說出,就是一種感覺唄。但看著看著,後來,故事有點倒敘,或者是插敘,令我開始只顧整理時序,反而把那些沉重的感覺拋開。

我記不起書裡是不是曾經有過這樣的一段,但印象很深刻,內容大概是說到海底下的日落日出的。我腦海裡面的畫面,就是太陽淹沒於水平線後,會在水底裡出現,所以水底裡的日出是在西邊的。說起來,有點不合理,可能這在書中未曾出現過也不一定,因為我再把書快速翻一遍也找不著,但確實是印象十分深刻的一個畫面。

從小就怕水,就算學懂游泳後也怕。看著一望無際的海,心情固然開朗,但俯首下望,深不見底的海,每每令我心寒,特別是晚上漆黑的海,每次看到,我便會感到有萬千隻怪手要把我拉下去似的,很久很久才把我拉到海的最底部。

書中還有很多太意想不到的點子。應該看看,有時間的話還要再看一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