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Heal the world!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Never give up!

最近一位朋友開始建立自己的制作公司,她確實把所有的精神都投放下去,一切由零開始,慢慢一步一步的發展。她三十有多,之前也在電視台工作,這樣會是她最後的生活嗎?
我的兩年期限快到了,我開始焦急了,終於感覺到時間一點一點地消失。跟她談談最近的事,內容也不怎麼特別,還是一些關於工作前途的問題,她說了一句很最深刻的說話,一句很久也未有聽過的說話,“唔好放棄呀!一放棄就無架啦!”。很久也沒有聽過,因為我還有點自信撐下去,可是最近確實走到最低點。我對未來,依然無知,從前還有自信,現在我算甚麼。

在酒店看了看賈章柯的一些訪問節錄,有多久沒有拜訪他的電影啦。裡面提到他跟 Martin Scorsese 的會面,他們談起《小武》,馬田問賈,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小武》?賈就說可能跟馬田最初拍攝的題材人物有些相似的地方吧。可是馬田說,其實是“小武”很像他的舅舅。當然馬田並不只因這一點而喜歡《小武》,但這回答令賈有點錯愕,還對自己的過份緊張有點尬尷。原來大導演也可以這樣談電影的,多輕鬆。
書中還有許多節錄,賈說的話沒有變,跟幾年前差別不大,特別說起自己對電影這回事的態度,其中可以看到他的堅持。

不管怎樣,我都會做好,因為本來就可以做得很好。

李小龍,甘地,救救我!

Sunday, October 18, 2009

相信

從來只有相信,否則世上並沒有真正的永遠。

我們都很渺小,可是我還是希望妳會明白,我相信。

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定D!

忽然間,很想對自己說一些打氣的說話,卻不知應該從何說起。

最近起了些變化,除了面上的“青春”豆,果真是爆裂青春外,還有一些心理上的變化。遇上了一個女生,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轉變是有多大,也發現有些東西也不是輕易改變的。要跟妳說的話,一輩子也說不完,因為我的話說得很慢。

記起初中時,有一位怪怪的男生,他到了高中也是怪人。後來,大家都進了不同的大學,舊同學互相說說近況,說到他的時候,也只是一兩句怪怪的便帶過。我也記不清楚有沒有跟他稔熟過,可是有一個畫面在今天晚上浮現了。

那次是甚麼活動我死命也記不起,記憶有時就是會躲起來的,我想你們應該會明白。班上的活動,好像是表演,或是體育課,或是要測驗,或是要默書,總之就是一個緊張氣氛下的環境。他在我旁邊坐著,說實話,我並沒有興趣要跟他找話題聊的。可是他在他的左手手心上,用右手的食指畫了幾下,然後緊握住左手,然後裝著把左手握著的東西吃掉吞下,那時,我非常的冷靜問他,你在做甚麼。他有點沾沾自喜,好像終於等到別人注意到他的動作似的,他說他剛剛吃了定心丸,能夠鎮定緊張的情緒。他怕我不明白,所以把剛在的動作再做一遍,原來他在手心畫上一個“定”字,然後裝著吞下。
這事的模糊的程度,令我記不起我當時的反應,甚至乎是有點欣賞,還是一如以往笑他白痴,我真的完全記不得。但現在想來,這事真的很怪,怪到一個有點酷的程度。不知道他現在還有吃“定”心丸嗎?

Friday, October 09, 2009

如是者

張梁會跳火圈,有空就會跳,在張梁的家門前,有一片空地,大部分都是沙礫,偶有幾個草頭。張梁每天練習,早上五時到八時,一分鐘也不多,一分鐘也不少。至於跳多少次,用甚麼方法跳,他自己就沒有規定下來。有時會站著很久,只看不跳。有時會把火圈點燃後,只在旁邊靜靜坐著。但每天清晨五時到八時,這裡必定會火光熊熊。

張梁本身是沒有工作的,做的事大多是湊湊人數的事,比如那裡欠一個人搬東西,這裡欠一個人看守停車場,他都會去,只要不在早上五時到八時就可以。張梁是獨生子,父母早逝,留下的只有這所房子,父母在世時非常節儉,但三餐溫飽,日常起居正常。他們工資不高,但估計也有一筆可觀的存款。張梁說到這裡有點唏噓,細問下去,發現他父母沒有把錢存到銀行,他們把所有錢都藏起來,藏在一個沒有人找到的地方,一個連張梁也找不到的地方。雖然如此,張梁並沒有埋怨他們,甚至更加發奮。因著父母都愛看馬戲表演,所以他們離去後,張梁便開始跳火圈。

張梁平日的開支不多,家裡的水電費,一日三餐,出外工作的車資,所花費的不多,然後剩下來的,大部分都花在火圈上,他細心地羅列出跳火圈的用具,例如布碎啊,電油啊,火圈的鐵架啊。有次鄰居看到火圈,建議張梁添置一個滅火筒,說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張梁聽到覺得不無道理,便買下一個滅火筒。張梁說到這裡又有點感嘆,說滅火筒被鄰居借走後,便剩下一個空罐,但看到人家花園著火,又不能不借,後來又不好意思叫人家買回一個,畢竟人家真的用得著啊,放在他那兒也是白放的。

張梁遺傳了父母的節儉,所以打些零工,就足以把自己養活,還可以每天跳火圈。忽發其想,我問張梁如果下雨怎麼辦?張梁聽得不太清楚,我再問一次。張梁面色變得難看,他支支吾吾,我細心靜候他的回答。隔了一分多鐘,他問,甚麼是下雨。我沒有解釋,理所當然的加大音量反問他,下雨呀?他還是搖搖頭。當我解釋甚麼是下雨的時候,他說沒有看過,他當真沒有看過,他真的當真沒有看過。這樣的事,我確實沒辦法再問下去,我投降了。

Thursday, October 08, 2009

拖行的書包

剛剛走在街上,看到一位獨自放學的小學生,應該是初中的小朋友。未看到他,從遠處已經聽到,一些物件拖行在地上的聲音,再看,他拖著他的書包走著,是一個普通的書包而已,並不是那些有車輪的書包啦。他的書包跟他個子差不多,重量看得出不輕,而且書包是硬幫幫的塑料材料,對於小朋友來說,確實有點重。他應該想了很久才想到這個方法吧。拉著一邊的背帶,整個書包一拖一拖的在地上走,他口裡哼著歌,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縱使途人的目光側目,他依然固我,太酷的一個小朋友啦 !

以上的情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覺。我嘗試用多角度去探討一下,繼而漫無邊際地引申。
1.你會覺得小朋友太酷。甚至是一種對香港教育制度無聲抗議的行為。
2.你會為他的媽媽心痛。好心把變型金剛的書包送給他,他卻肆無忌憚地往地上拖,拖得書包皮開肉裂,敗家!
3.你會為小朋友的健康感到憂心。這麼重的書包,叫人怎麼揹呢?成年人也感到吃力了吧。
4.你會認為小朋友不夠聰明。書包的重量雖然與地面的承托力抵消,但一旦拖行,產生的磨擦力也不少,其實並沒有省力的情況出現。
5.你會想變回小朋友。走在大街上,不理旁人目光,我就是我,現在也再沒有這勇氣了。
6.你會感得小朋友好可憐。人家放學都有媽媽菲傭,幫他們揹書包,小朋友真可憐啊!

你會是哪種?

Monday, October 05, 2009

常說

今天返回公司,把早在兩個月訂下的北京雙程機票退回。原來的行程,是跟舊公司的同事到北京探訪正在拍攝的導演,但最後也沒有成行。回到公司有種陌生的感覺,感覺好像要回去遞交辭職信一樣。

我屬於哪裡?快要看畢友人借給我看的 《紅色海洋》 韓松著。第一次接觸中國的科幻小說,起初,有點受不了那種沉重的文化歷史的隱喻,雖然我並不能夠將入面的隱喻說出,就是一種感覺唄。但看著看著,後來,故事有點倒敘,或者是插敘,令我開始只顧整理時序,反而把那些沉重的感覺拋開。

我記不起書裡是不是曾經有過這樣的一段,但印象很深刻,內容大概是說到海底下的日落日出的。我腦海裡面的畫面,就是太陽淹沒於水平線後,會在水底裡出現,所以水底裡的日出是在西邊的。說起來,有點不合理,可能這在書中未曾出現過也不一定,因為我再把書快速翻一遍也找不著,但確實是印象十分深刻的一個畫面。

從小就怕水,就算學懂游泳後也怕。看著一望無際的海,心情固然開朗,但俯首下望,深不見底的海,每每令我心寒,特別是晚上漆黑的海,每次看到,我便會感到有萬千隻怪手要把我拉下去似的,很久很久才把我拉到海的最底部。

書中還有很多太意想不到的點子。應該看看,有時間的話還要再看一次。